西湖醋鱼

懒癌后期

塑料组合就是这种时候才营业的吧😌

麻酱:

鱼太倾心奉献!7000+的知乎体你见过吗!
莲太首次下水!你从未见过的莲太的知乎体!
汤包退坑许久!再度开写!
半糖的甜甜甜甜甜!嗑的cp成真了是种怎样的体验!!!!
清歌太太一晚肝成超可爱的论坛体不来了解一下吗!看一看大魔王叶修的校园生活!
浅浅首次写知乎体!看一看女朋友一起打游戏是什么样的体验!

💚《这有个小问题》本宣+预售💚
简介:知乎体+论坛体的小薄本[给你小心心]
CP:叶修x苏沐橙

▎作者:麻酱
▎封面: @風鈴鈴鈴
▎Guest: @流水浅浅  @鰆鱼  @清歌休不休  @余花烂衣间  @蟹黄灌汤包  @半糖懒懒
▎吧唧:@yosan_羊好好 
     校对: @韩雪临Yukirin

-
🧡预售时间:9.23-10.15
🧡购买地址:『http://t.cn/EPUjgLE』
🧡
-
于微博中各抽一位小可爱获得《这有个小问题》本+周边+镭射挂件
链接见评论!

备注:赠品吧唧为磨砂材质!镭射心形吧唧会有出场瑕疵(无法避免)请注意!

以下是小声逼逼时间!拖了一年的本子终于难产出来了!!!!说出本就出本我做到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哟

我脑海里有百八十个字的青萍和杨平的同人文想撸,然后又看看眼前的单词本,人生呐

昨天看了影,两个镜头让我影响深刻。

一是杨苍看到旗倒以后那声“平儿”,悲痛,大将军一向信守承诺,哪料想到眼前之人却使了奸计,镜州失,儿子死,他悲愤得丢下手中武器,欲将眼前奸人杀害以泄愤,却,命丧此处。胡军一开口就能让人感受到他就是杨苍,不得不服。

二是青萍和杨平两人雨中并肩躺在地上,色彩只有黑灰还有红,一个敌国长公主,一个少年小将军,在临死之前他捏住她的下巴,眼色口气中满满都是轻蔑,弯下头那一刻,或许不是爱恋,却有一丝的柔软,他想听清楚她说什么,那一刻的他对她的认知已经有了改变,只是她比他认知中还要让人动容。如果不是因为两国之争,他们就有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恋,可不是因为两国之争,他们却不会有任何牵连。两人故事戛然而止,却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这或许已经足够了。

只是,故事的结局,总归意难平。

糖醋酱包一周年快乐吖!

总是想着要咋要咋,却总是缺乏行动力
可总有些事是要全力以赴去完成
可能失败可能成功
但是尝试是第一步嘛




总之就是……消失一段时间,人不聪明,所以用十足的精力去做一件事,成功的几率就会大一点☺️

【叶橙】缘起浮生(10)

【叶橙】缘起浮生目录

第十章


  ◎◎◎


  烈日当空。


  苏沐秋快步走着,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冷清感扑面而来。


  他皱着眉头,步伐不经意间放慢,他回想着今天早晨在城门外的那么多人等着进城,再抬头看了眼正空的太阳,清晨的太阳虽有些刺眼,可真的能让人晕倒吗?


  “王大夫最近是怎么了?都快近一个月没有开他的药店了。”


  “对啊,近来我这头疼越发严重了,竟不知道在哪才能看病,哎。”


  “不过想想,我们西越本来就是个小地方,偶尔有点小头痛什么的忍忍也就过了,好像也不太需要王大夫一直开着店铺。”


  “这话可没道理了啊,我听肖大妈前段时间还说有个自称是将军的带着很多人在她家借住了一段时间。他们这些养尊处优的人当然不可能像我们这般皮糙肉厚啊。”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大概得有半年了吧。最近一两个月哪还有人来我们这啊。”


  “你们说,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来过这儿?”两人的话语被苏沐秋的提问打断。


  “对啊……虽然我们也不算是什么官府的人,可我们这小地方哪里有什么秘密呢?”其中一人回答道。


  另一人接过话头:“不过啊,我听说最近县令让好多人都去外面假装什么,好像是要对谁布一个局还是什么的。说实话啊,县令是个大好人,只是可惜了他……”


  苏沐秋没等那人说完,便转身向着客栈快步离去,沐橙……应该不会出事吧……


  ◎◎◎


  “老师,来再喝一杯”,叶修给人把酒杯斟满,“小时候您一直教导我,做人要懂得隐忍,我都记不得有多少次因为把情绪摆在脸上被你使计炸过。”


  “哈哈,可是现在你可是那个在战场上都能够完美把控自己,把控战争甚至把控敌人的叶神啊。”李县令不无骄傲得说道。


  叶修把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那和老师的指导是脱离不了关系的。”


  李县令恍惚又看到了第一天见到叶修的时候,小男孩被自己的母亲拉着,一脸的不情愿,他语气骤然变严肃,“叶修,其实在这里我过得很好,”他顿了顿,接着开口,“你还年轻有抱负,可你的母亲绝不愿意让你和叶秋接着在那个环境呆下去。那,你们都朱不长的。”


  “我知道,”叶修看着眼前的这个教导了自己好久的男人,他知道这个人说的很有道理,“老师,您知道吗?沐橙,就是今天和我一起进来的那个姑娘,她也是那里的人。母亲我没有能力保护,她我定不会让母亲的事出现第二次。”


  李县令欣慰得点点头,他举起酒杯晃动,看着酒杯渐渐泛起的涟漪,“虽说,天子脚下的地方都属于他,西越却临近西海,这也是为何,我当初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


  门被大力推开,叶修和李县令都将视线转到门外,苏沐秋一向打理得服帖的鬓发因为奔波变得有些凌乱,他不知是因为疲惫还是因为愤怒而不停得喘着气,“叶修,你出来!”


  这么长时间了,叶修自是知道苏沐秋这么急躁只会为了苏沐橙,他匆匆给李县令告过辞之后便走出门外,关切得问道,“苏兄,发生了什么吗?”


  苏沐秋扯住叶修的衣衫,大力把人扯到他们之前在客栈落脚的那个房间,他把叶修狠狠地抵在墙上,语气中的杀意弥漫在空气中,“沐橙呢?”


  叶修用余光打量了下房间,一碗粥打翻在床上,顺着床沿留在地上,狼狈不堪。窗户大大得打开,桌上打来的给人擦拭身子的水早就没了热气,苏沐橙什么时候被掳走的却是无法知道。


  叶修推开苏沐秋,语气中带着一贯的笑意,“苏兄,你这样,我又怎么知道呢?” 


  “我都听到了,叶修。”苏沐秋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缓和,“有人说,这是县令设的局。最近西海盛起的是捕捉鲛人。你又知道我们是鲛人。而捕捉鲛人的消息就是你们皇族的人传出来的。你还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叶修看着人怒目对着他,他收起笑意,“我真的不知道。”


  “你口口声声说着不知道,你却和那县令有说有笑地吃着饭!还有之前有人企图劫走沐橙,我现在可是明白了,他们那个时候根本带不走沐橙,因为那是你设给我看的一个局!而现在才是真正的带走沐橙!”苏沐秋从衣衫内侧抽出一把扇子,紧紧的握在手里对着叶修做出一个要进攻的姿势。


  叶修摊了摊手,他无奈得问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为什么不把同为鲛人的你一起拿下呢?”


  苏沐秋冷笑两声,“我现在怀疑,关于鲛人,你知道的远远不止那一颜二声三纺织。


  叶修用力握了握他的拳头,“是又如何?”


  “如何?你还问我如何?你会不知道鲛人之泪能化作珍珠?小青已经被你们抓走了,你们当然更想再来一只鲛人来让整个皇室的珍珠总量增加更多。”


  “御国,苏兄,御国可是现今最为强大的国,区区两只鲛人的泪,皇兄真的看不上。”


  “别人我不清楚,你我很怀疑,你会不知道鲛人之骨可以……”


  “这是怎么了?那个小姑娘呢?”李县令走进房间,打量两眼之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苏沐秋见有人进了房间之后,他便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他冷笑两声对着来人说:“既然是你亲自下令设的局,你又怎么会不知道沐橙去了哪里?虚伪至极!”


  “苏兄,你休要无理。在这里老师一定能够给我们提供沐橙下落的线索。”叶修连忙开口让苏沐秋冷静。


  “老师?”苏沐秋脸上的冷意更深了几分,“你们果然认识,这个局就等着我们兄妹两就这么跳进去吧。好,好,叶修你真棒,不愧是名声赫赫的叶神。你听好,不管你把沐橙藏到了哪里,我都会找到她,而你,休想伤她一丝毫毛!”说罢,苏沐秋便从窗户处跳了出去。


  “这位公子,叶修他定不会伤害那位姑娘的,他和你们一样都是……”


  叶修抬手示意人不要再说了,“罢了老师,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沐橙。您还有没有印象最近县里进过些什么陌生人?”


  ◎◎◎


  茅草凌乱得散落在地上,偶尔还有三两只老鼠在地上蹿过,一张破烂不堪的床就这么摆在墙角,上面躺着一个少女,床的上方唯一的窗户有些微弱的光照射进来,正对着窗户的地方是用着无数大锁锁着的门。


  苏沐橙缓缓睁开眼,她揉了揉之前被女人扯着的手腕,紧接着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她认真地回想了下之前发生了什么,她被那女人掳走之后,那女人把她带到了距离他们住的客栈没有多远的一间毫不起眼的屋子,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坐在那大堂正中的主位上,只是阴影笼罩着男人,苏沐橙有些看不清男人的脸。


  “叶修是你什么人?”那男人的声音在苏沐橙听来还有丝丝的清脆,只是语调中的起伏却让苏沐橙感到极度不习惯。


  男人见苏沐橙不说话,他又接着问,“你们身边那个男人又叫什么名字?”


  苏沐橙还是没有回答,她觉得这人说话真的是太奇怪了,这个语调的起伏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么奇怪的呢?


  男人的神色变了变,这女人不回答就算了,脸上还浮现出这种神情,他招了招手,一直站在苏沐橙身后的女人得令捂住苏沐橙的嘴鼻,一股香气涌入苏沐橙的鼻尖,无力感扑面而来。


  苏沐橙想了想晕倒之前听到的两个问题,叶修和我什么关系还有哥哥叫什么名字。既然他问出了这种问题,那么他不认识哥哥,这样应该就不是冲着鲛人这个身份才把自己抓到的。那是因为那个在城门之前的晕倒的女人才会被抓,叶修又对这条上京的路无比熟悉,那这些人是因为叶修才把自己抓到这里来的,他们是不是设了什么局等着叶修?但是刚刚进入那屋子的时候也没有发现有这个地方啊,这儿又是哪里?他问哥哥叫什么名字又有着什么目的呢?


  苏沐橙拍了拍自己因为思考有些胀痛的脑袋,在一开始被女人抓走的时候她自然是感到害怕的,可在还没等她有什么过激反应,就被迷晕了。这或许就是叶修说的因祸得福?


  “记住在外面一定不要轻易掉泪,不然哥哥也很难救你。”


  “在其他人面前要控制自己,不要被人发现自己的特别,这样才能好好的保护自己。”


  苏沐橙脑海里突然想起这两句话,她感觉泪水就这么涌上眼眶,她伸手抹了抹眼眶,两颗小小的珍珠落在食指上,她伸出拇指交错着把这两颗珍珠取到掌心,看着手心两颗晶莹的珠子,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被外人发现了属于自己的秘密。


【肖戴】春风十里不如你目录

先……先把这个弄出来,万……万一写了就直接用这个当链接……

想吃,饿了

【叶橙】缘起浮生(09)

目录

有一句话因为敏感词发不出去,不过应该不影响= =

 

 

 

 

◎◎◎

  骤雨来得快得也快,三人在待过一晚之后很快便又踏上了新的旅程。

  似是随了苏沐橙的心意,在鸡鸣之后就出发的三人在经历了那头天才刚刚被暴雨洗礼的满是泥泞的小路不过一个上午就到达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城镇——

  城门外有着两个站得笔直的士兵,穿得似领头的那个士兵在检查着进城的百姓的行李,却有不少的百姓被强行扣压.在城门口,那领头的大声得喊道:“识相的,给大爷我们补充点军饷,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们。”

  叶修一行人排在待检查的人群之中,苏沐秋听到那人的话之后皱了皱眉头,低下头小声得给苏沐橙说到,“看到没有,人类就是这样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为所欲为的”。抬起头就看到那些穿着稍好却又不想闹事的人在递给领头之后顺利进了城。

  队伍前进的速度倒也不慢,没有任何表示的自然被扣留在了那里,表示得让几人满意的自然顺利进了城,苦了那些有表示却不能让几人有所满意的,被几人要求在烈日当空的空地处站着,没过多少时辰就有几个体弱的妇孺倒在了地下。

  苏沐橙的注意力全然放在这些被扣留的人身上,见着有人倒下她就再也待不住得跑了出去,苏沐秋本想阻止她的手落了空。

  “那边的!”领头人注意到了苏沐橙跑了出去,“你要干嘛!”

  苏沐橙的脚步顿了下,紧接着又保持着她原有的速度跑了出去。

  领头人在这小镇作威作福惯了,显然没有想到真的会有人无视他的话,他停下检查的动作,手一挥,示意着守城的两个人,“拿下她!”

  “这是在干嘛呢?”懒洋洋的声音从苏沐橙跑出来的那个位置传出来,“欺负良家少女?”

  两士兵也是第一次被人唤住,两人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那领头气极败坏得喊道,“接着追啊!你们两个傻子!”

  另一边的苏沐橙已经扶起了因为烈日而倒下的一名妇女,她把了把女人的脉搏,接着从身后的包袱里掏出了水壶,给人喂了两口水,她伸手给女人挡了挡日光,口气坚定地,“必须把人带到没有阳光的地方!”

  “没有给够军饷想要把人带离这里,你想得美!”

  “沐橙你觉得哪里合适,我们这就把人带过去。”

  两个声音同时从苏沐橙的头顶传来,她抬过头,就看到那领头和叶修都站在她的身边。她环视过这城墙外,只有张破烂的桌子摆在城门外,太阳在城门的那头,在她们所处的位置有着一片阴影,可那片阴影随着太阳的上升也在慢慢的变小。

  “只有尽快把人送到里面才行啊,叶修。”苏沐橙扯了扯叶修的衣衫。

  “不交齐军饷,休想进去!”

  叶修安抚得摸了摸苏沐橙的头,丢给领头一样东西,“这个,你觉得够了吗?”

  领头低头看见那物,脸色大惊,扯着嗓子喊道,“开城门!”

  ◎◎◎

  叶修几人顺利进了城之后,叶修和苏沐秋就帮着苏沐橙把那些晕倒在地的病人送到邻近的酒家,叶修正帮苏沐橙把小二热好的粥放在桌子上时,(屏蔽了= =)

  苏沐秋对这等恃强凌弱之人心生厌恶之意,他抬过粥表示和苏沐橙一起为那些百姓喂食,独留叶修一个人在那应对。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连串的动作,内心暗叹了两句果然是人鱼之后便给了知府一个微笑,“不如,李县令,我们喝上一杯。”

  县令自然恭敬不如从命,连忙让小二收拾了最上好的房间,把客栈最棒的酒菜都上了上来。

  “叶神,喝。”男人谄 媚得给叶修倒着酒。

  “喝酒这个好说。”叶修抬起酒杯一干而净,“只是啊……”

  “都是属下管教不周,没想到竟然让这些不听话的属下冒犯到了叶神您,属下该死,该死。”一边说着,还一边抽自己几大耳刮子。

  “老师,再演啊,就不像了。”叶修笑着给人斟满了酒。

  “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我就不相信,你会带出这样的人。”叶修把自己的酒杯也给满上了。

  李县令笑了笑,夹起面前的菜吃了两口后又放下筷子,“那小姑娘不错。”

  眼前的人的眼睛已经因为笑意眯成了一条线,叶修抬起酒杯示意人碰了碰,“确实不错。”

  李县令和叶修碰过杯后却没等到叶修有个什么反应,就看着人这么不急不慢得吃着面前的猪肘子,还兴致高昂的给他说道,“这猪肘子和十年前的味道感觉没有什么变化,吃着就会想起原来的我。老师,你也吃啊。”

  “看来,这么多年,你把我教授的东西都学了个透彻啊。”李县令感慨了两声。

  叶修站起身来,半跪在地上,恭敬地对人作揖,“老师有何难言之隐,若有半分需要学生之处,叶修一定在所不辞!”

  ◎◎◎

  “张嘴,啊……”苏沐橙吹了吹勺子里的粥,慢慢得送到人嘴边,示意人张开嘴。

  “沐橙,你说叶修打算对这县令怎么做啊?”苏沐秋倚在床头,他着实有些好奇。

  “不知道”,苏沐橙摇了摇头,看见人把粥咽下去之后又伸手去摸了摸额头,“哥哥,你去问问这里的大夫在哪?她的额头还有些发烫,能给她准备点药应该会好得更快。”

  苏沐秋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苏沐橙目送着自家哥哥离开之后站起身打算把碗放到一旁,不料床上本应奄奄一息的女人坐起身来一把扯住苏沐橙的手腕——

  “谢谢小妹妹的照料,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好好款待你。”

  ◎◎◎

  李县令深感欣慰,他印象中的叶修还是小小的一个男孩子,虽出生在皇家却没有半分皇族的骄傲,身上的顽劣也是远远超乎了皇家子弟的,叶亲王深知这样的性子将来恐连容身之处都无,便把他送到了自己这里教授年龄还尚幼小的他一些为人处世之道,现在的他已经和原来的那个顽劣小子有着天壤之别喽。

  他上前把叶修扶起来,“快起来,我们边喝边说。”

  “老师,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吗?”叶修关切的问道。

  李县令没有接过他的这一茬,他问道:“想必,做了将军这么多年的你,很清楚如今三国的交界之处在哪吧?”

  叶修点了点头,“岭青县。”

  岭青县位于御,汐,冉三国交界处,三个国家却都默契得不在此处设兵摆阵,甚至不在此处设立政府干预朝政,除却这里的每条两国边境线却是被设了无数条军戒线,只需有人轻轻得触碰到这里,大战,一触即发。

  “那,人员最过混杂的地方呢?”李县令又问。

  叶修顿了顿,他已经大概猜到接下来的对话了,“西海周边。”

  “对喽,看来这将军没白当,老邓头也……”还没说完,李县令就住了口,“喝多了,喝多了,有些失言了。”

  “老师无妨。最近的局势真的很紧张吗?”

  “你来这里的时候,有没有不速之客想要和你会面?”李县令想以此来作为答案。

  叶修的眉皱了皱,“有。”

  “你又有多久没有收到探子传来的其他两国的开战消息了?”

  叶修手里一直捏着的杯子被他骤然捏碎,“老师这是当真?”

  “我们西越县虽小,可是却是御国有的从西海前来的第一道屏障。虽说临近大海没有其他国家,可是也因为西海,鱼目混珠的可能性增大了。都说岭青是三国交界处,三国一为了不必要的纷争不在此处驻 兵,二来为了向世人宣告本国不是那等没有气量的国度。可是若真岭青的人想要到三国去,又岂是那么容易?两国想要混进御,唯有西海这一条法子。”

  叶修点头,“可,皇兄根本不重视这里?”

  他的语气中的疑惑被李县令听得一清二楚,“西越虽不济,也不是两国会动军攻打的最好目标,要战,还是得从那里开始,皇上自然是知道。”

  “那,老师,你有何妙招?”

  李县令笑了笑,他看着眼前这个早就不再是还需他教导的少年,“好,好,好。”

  叶修还没开口说话,就看到李县令感慨完之后将身后的椅子挪开,对着他行了君臣之礼,“臣对军事所知不过一二,断不如叶将军所想。可臣明白,叶将军此去上京,定会请旨圣上,驻 军岭青外。臣自知不能做些什么,唯愿臣教导了多年的弟子能够一切小心,不要因诱.惑而改变初心,不要因仇恨而踌躇不前,更不要因情感而迷失方向。希望叶神能够将臣的心愿告知臣的弟子,那今天的此举也不失意义。”

  叶修闭了闭眼睛,他早知道长年开战的汐冉两国不知何时停了战,三国之中,两国唯有联手才能战胜御,他来到西海,虽告知苏沐秋的是因为想要亲眼见见着人鱼,实则是为了设身处地得探探西海的局势是否足够糟糕。却唯独没有预料到自己的老师会为了叮嘱自己小心,而做出这等出人预料的举动。

  他睁眼,郑重其事地承诺,“他定不会辜负您。”

 

 

 

【叶橙/苏沐橙生贺·春】芽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沐橙成年快乐啊❤

糖醋酱包:

作者:醋鱼 @西湖醋鱼 





苏沐橙最难忘的,是十八那年不经意瞥到的一抹嫩芽。


每逢年三十,你最不想回家的理由是什么?


在自家客厅沙发上躺尸的楚云秀刷着刷着微博,刷出了这么一条热门内容,好奇的点了进去——


“发压岁钱”和“被爸妈催着结婚”被无数网友顶得极高。楚云秀深有同感的,给催婚点了个赞。


虽然自己不是一个超一线大神,但好歹也是个一线大神,暂且不提广告代言,就是光是薪水就根本不担心压岁钱。只是这个结婚就不是她这只单身狗能够自己完成的了。每次一到年三十,总有那么——多人催促自己,明明今天已经是初一了,母上大人还是不断地念叨着,还不结婚,能不能学一学同样是女选手的苏沐橙。


EXM???沐橙不同样是个单身多年的单身狗???为什么要学她???


然后她就想起了,自己还没有给苏沐橙拜年……


电话那头的苏沐橙接电话却不是十分的及时,半晌才听到那头熟悉的女声——


“秀秀,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万事如意,成绩更好。当然最重要的是,红包拿来!”


“你在哪呢?怎么这么吵?”楚云秀只听到了苏沐橙说话时候伴随着的小孩子的嬉闹声,她有些疑惑。


“我在叶修他爷爷家呢。爷爷他孙子比较多。”


???你们关系原来好到了这种地步吗???


没等这边人有回应,苏沐橙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对了,秀秀,我和叶修在一起了。”


单身狗楚云秀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所以,再祝你一次本命年快乐哟~”


单身狗楚云秀只想一脚踹飞着狗粮。


“秀秀,去帮我看看你家门口的梧桐吧。”苏沐橙的语气突然正经下来,楚云秀点点头,从沙发上下来往窗外望去——


苏沐橙十八岁的那个春天,嘉世前往烟雨主场迎战,小姑娘去小闺蜜家彻夜长谈,破例给小姑娘放假的叶修被楚云秀用来调侃了小姑娘好久。一到楚云秀家,苏沐橙就看到了那棵高大的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梧桐,她给楚云秀郑重的说道,“如果这棵树发芽了,叶秋就会和我在一起了。”


放眼过去,楚云秀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刚刚发了芽的幼芽,绿绿的,很好看。


——“哎,居然真的发芽了哎。”


——“秀秀,春天早就来了呢。”